學生革命:香島中學曾宇雄

曾宇雄本來就讀新法書院,在兩次訪問中,中英夾雜的說語句透露了他的「書院仔」出身。一九六七年受左派思潮的影響,年青熱血的曾宇雄開始產生愛國思想。其時新法書院已經是水平不錯的英文書院,曾宇雄的英文水平相當不俗。然而,經歷五月風暴後,曾宇雄眼見港英政府對愛國群眾的無理壓迫,無法坐視不理。六七年,曾宇雄決意投身愛國陣營,自此扭轉命運。

六十年代,新法書院在私立學校當中頗有名氣。學校聘用多位外籍教師教授英語,其他科目如地理、生物都以英語授課。曾宇雄指出,新法書院採用金字塔式的升班制度,例如中一時上下晝共有十班,到中三時只餘下上晝的五班,即學生數量減少了一半。學生必須十分努力才能保住一個新法學額。在這個精英制之下,能升上中四的學生已經十分出色,大家都朝向大學的目標進發。「會考嘛,會考目的就是想升大學。或者當時很想做公務員,做police啊等等,好『威水』嘛。」就讀新法時的曾宇雄已經認識一些愛國的朋友,加上受到六七思潮的影響下,就在新法校內宣傳左派思想,新法書院因此將他革除。同年九月,朋友介紹曾宇雄入讀香島中學,這無疑犧牲了「書院仔」一片光明的前途。因為轉校的決定,曾宇雄的一生就此改變,但他並無一絲後悔:「覺得很開心,給自己一個交代……我無遺棄我國家,我無出賣我國家。」

六七年,是曾宇雄一生重大的轉捩點。當年十一月,桃源街香島正校發生「五十三人事件」,香島師生共五十三人被警察以「參與恐嚇性集會」拘捕並入罪。當年六七暴動的風潮尚未消散,政府、警察與左派的關係極之惡劣。平常學校集會、上課,警察都特別注意;上學、放學時段,更會特別派警員到學校附近巡邏,有時甚至會搜學生的書包,以示警戒。曾宇雄甚至以「虎視眈眈」來形容警察對左派學生的態度。事件發生在下午放學時間,學生三三兩兩自學校歸家。根據學校的地理位置,許多香島學生放學都往火車站兩邊的浸大或者九龍塘離開。有警察挑釁香島學生,指罵其為「左仔」。幾位學生年少氣盛,與警員發生口角,並因此被搜查書包留難。愈來愈多學生趨近並包圍爭執的現場。

事實上,由於學生上學、放學的路線相同,路上不同年級的香島學生都互相認識。陸毅中學時期居住在土瓜灣,步行到九龍塘的校舍得花四十五分鐘。上下課路途遙遠,陸毅就和同路的學生聊天,分享不同班級的瑣事。由於居住地域相近,不同班級的學生因而成為朋友。放學路過的學生見同學被人欺負,自然挺身而出。現場學生人數慢慢攀升至數十人。警察眼見被愈來愈多學生包圍,於是向警局提出增援。學生開始手翹著手包圍了警察,並放聲唱紅歌。警察於是動粗,強行扯開學生勾連的手;亦有個別同學疑似被非禮、刻意踢中下體等等。

一位性格溫婉的女老師放學經過現場,亦被牽涉其中。陸毅形容這位老師:「這個老師很腍善,我們上課常常作弄她。就和她的名字一樣,叫胡婉善,好溫柔、說話陰聲細氣,怎會搞事?」最後,五十二位學生加上一位老師通通被拘捕。

「五十三人事件」翌日成為左派報章頭條。一九六七年十一月二日,文匯報大字標題「港英竟攔路毆捕五十餘師生 香島師生誓要雪恨堅決反擊」、「香島師生英勇與敵周旋 手扣手齊聲高唱語錄歌」。可惜,這批學生最後的下場並不如報章說的光彩。港英前後花了一個月零五日審訊總共五十三位師生,逐一查問認罪與否。曾宇雄回想,學校當日不容許師生向橫蠻無理的港英低頭,指示他們「三不」:不要保釋、不要自辯、不要認罪,以示無罪,並向港英的執法表示藐視。當時受審的學生深信學校的判斷,以為港英只是下馬威,頂多判守行為、社會服務令等等小懲罰,於是乖乖遵從「三不」,怎料卻觸動了港英的神經。最後,五十三人全被重判。十六歲以下的學生被判笞刑,十六歲以上的全部收監;曾宇雄被判入獄整整一年。羈押中的同學頓感晴天霹靂,卻無法扭轉事態。曾宇雄感慨,若重回當日,即使同樣不認罪亦會把握機會自辯,或能逆轉在獄中受盡屈辱的結果。

扣除假期以後,曾宇雄在次年八月出獄。「真的很感動,我都哭了。坐一年監後學校親自派校車到監房接回我們,立刻回到學校開(慶祝)大會,沿途在校道同學已經拍起手掌來。同學專程回學校的……學校佈置好禮堂,通通佈置上歡迎的裝飾。那是很大件事。」曾宇雄還記得當時成為學校英雄的光榮。可惜好境不常,曾宇雄因為留有案底,當日又無參與會考,入大學的夢想圓不了。光榮畢業後,曾宇雄最初留校教書。香島的整體學術水平不錯,只是英語水平較差。曾宇雄曾是英文書院高材生,英語能力無庸置疑,於是被邀請留在香島教書。

然而,由於曾宇雄留有案底又無師範學歷,無法如願登記成為正規教師。「即是說,『教住先啦』。後來愈教愈不對勁,又註冊不到啦,無prospect等等的,甚麼都沒有……因為無security、無safety、無prospect,甚麼都沒有,現在都二十幾歲,還不走嗎?以後的事業不就問題大?」慎重考慮後,曾宇雄決定考入護士學校,轉投並未歸入公務員的護士團隊。當時護士不屬於公務員團隊,曾宇雄才能避過案底檢查,一直安心工作至年前退休。然而,至今曾宇雄仍懷一顆愛國心,並強烈要求政府為「六七暴動」平反。一九六七,成為曾宇雄心中難以磨滅的一年。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