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文學校的創辦人後人何其強

現存的愛國學校只有香島、培僑、漢華、福建、勞校;在六十年代,愛國學校卻多不勝數,共達三十多間。除了以上所列舉五間「根正苗紅」的「正統」愛國學校,港九各區還散佈著不少「統戰學校」。「統戰學校」的教師、校長有愛國的心,但未必與內地單位有聯繫。「正統」愛國學校會主動接觸這一類學校進行「統戰」,將之納入香港的愛國陣營。衛文學校就是一個「統戰學校」的例子,以致其教學理念與行政系統都與主流愛國學校有差別。

衛文學校是一位由內地到港的文人何衛文成立。衛文學校的前身是「扑扑齋」,以教授四書五經等典籍為主。扑扑齋之名源於老師冊體罰學生的慣例。學生每不跟隨指示讀書或者朗誦聲線不足,老師便會以手上的長尺或木棒向學生的頭頂或者手心狠狠打下去,以收懲治之效。何衛文約在一九一幾年已經來港,並在短時間內成立了衛文學校前身的扑扑齋。但不久之後香港的學校傳統改變,何衛文的扑扑齋才成為了一所正式的小學,即衛文學校。

衛文學校的教學宗旨是「有教無類」──不是「貢獻祖國,服務人民」,而是「有教無類」。愛國學校的辦學宗旨多是透過教育貢獻積弱百年的祖國,希望學生獲取重振國家聲威的知識、體能、理想;而對衛文學校來說,「教育」本身就是目的。尤其日本侵華之後,香港學校寥寥可數,教育的機會極為珍貴。後人何其強說:「有教無類。特別針對貧窮的人。所以我們的學生甚麼階層都有。當時我們在油麻地辦學,有許多漁民。甚至有『師姑』。有妓女的子女啊,或者她們本身,都來我們這裏讀書。至於漁民呢,一年裡面沒多少時間可以上學,所以其他學校無法接收他們。但我們都利用他們離開(海洋)、上岸的時間來培養他們。有些的確可以成材。」衛文學校的校舍,亦由一位僧妮以平價出租予之辦學。何指出,學校的氣氛包容。學生們互相體諒、互相理解,由同學的生活經驗之間一同成長。學生得到受教育的機會,以知識改變命運,這就是衛文學校成立的目標。

何先生說,當年的教師「唔窮唔教」。何家中雖然開辦學校,但其家境並不富裕;當別家小孩吃腐乳拌飯時,自己也吃腐乳拌飯長大。何家家中的資源都投入學校,希望讓更多孩子讀書。全盛時期,衛文學校的學生可以坐滿四、五層的唐樓;在砵蘭街設立正校之餘,窩打老道亦有分校。學生都是居住附近區域而慕名報讀的孩子。

一九四九,衛文學校掛起五星紅旗,是香港第一批掛起中國國旗的學校。這個大膽的舉動令當時附近的學校都感到愕然,因為公然掛起五星旗可算間接挑釁港英殖民政權。雖然立場愛國,但衛文學校並未有如信修、新中等愛國學校般投入愛國陣營。愛國陣營之中的學校互相幫助,當收生不足、財政緊絀,或者鬧課室荒時,各間學校會互相申出援手。例如一九六三年一月,漢華中學大火後就曾借用中華、育群、新中的課室授課,又借福建中學作為通訊處。然而,衛文學校並不參與這個有機社區。問及其他愛國學校曾否在金錢或招生方面提供協助,何其強的答案是否定的:「無啊。學生靠自己招收。靠街坊啊、靠口碑啊。教得好,(成立)時間長;有爸爸讀過,覺得好,小孩子又讀。」衛文學校和其他愛國學校的校上、老師偶有學術交流、茶敍,分享教學心得,但孜未至於稱為「網絡」。

衛文學校雖然未有加入愛國學校的「網絡」,卻因支持新中國的立場而避不過港英刁難。六七年,警察曾特地派員搜查衛文學校。同年,何其強任學校主任的爸爸,在被港英關入牢獄並百般虐待,出獄後身體欠佳,年到五旬便早逝。而當年已經執教的何其強,亦曾被警察全天候跟蹤達三個月。這些事件箇中的原因,只有港英政府才知道。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