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足球:漢華中學的貝先生

愛國愛校的體育成績一向有目共睹,香島、培僑、漢華、旺角勞校的學生在運動場上各有所長,籃球隊、田徑、機巧(體操)、乒乓球分別是各校所長。事實上,愛國學校十分注重體育運動,這點聯繫到「愛勞動」的理念。「鍛鍊良好的體格,是做好勞動工作的先決條件。因此,愛好運動,响應祖國提出的「健康第一」的號召,也是愛勞動的一個具體內容。對於有益的體育活動,我們大力鼓勵同學參加……打球、練習雙槓、單槓、墊上運動……等等,已成為普遍風氣。」[1]對於愛國學校來說,參與勞動、鍛鍊好身體就是建設社會的事前準備,是愛國思想的一項具體實踐。是次研究的受訪者就有參加田徑隊的、練習乒乓球的、跳舞的、踢足球,也有打籃球的。參與體育運動符合有利「勞動服務」,是學生健康、正面的應有生活方式。

現任香港足球總會貝先生畢業於漢華中學,自少已顯露體育天份。由於漢華中學與愉園、公民體育會同屬左派,不少漢華學生都有參加其活動。今天貝先生是愉園體育會主席,同時也是公民體育會的會長;原來他的體育之路就由公民體育會開始,而且最初練習的並非足球,「公民傳統就是愛國。公民是一九四九年第一支掛五星旗的球會。因為公民以前和左派學校的體育老師關係很密切,很多左校的體育老師都是公民會的。所以公民本身就是個體教班、體育老師訓練班,所以傳統公民是極左派,而且和學校關係很密切。它和香島很密切。所以它歷史上很多執委都是香島的體育教師,而且背景也受香島影響。我就是漢華的,漢華當然也有教師是公民的會員。但因為我是健身會的關係,才參加公民。我很喜歡舉重、練鐵餅,一九六六年我就參加了公民會……我參加愉園也是早期的,幫他們成立一個旅行隊。當時遠足旅行。當時我很喜歡行山,我每個星期都行山。」

當年的學校不鼓勵學生在球場踢足球、打籃球,因為「踢球(的地方)好雜,整天有人打架,有時被人打,不同現在。學校不鼓勵你出外面踢波,怕你遇到黑社會啊、各方面的人。」另一位培僑校友羅海沙指出。所以不少愛好足球或者其他運動的愛國學校學生,都傾向加入愉園、公民等等體育會,以求較好的練習環境。貝先生與眾多漢華同學加入公民會,這正是一大原因。

六十年代開始,不少愉園的足球員在漢華中學任教足球,所以漢華中學跟愉園的關係也變得十分密切。貝先生回想愉園最初的發展:「(愉園與愛國圈子)沒有甚麼關係,最初成立時是獨立一個足球隊。一群跑馬地的業餘足球愛好者參加丙組,後來五九年升上甲組。當時我們還小,沒甚麼(政治的)認知,當時我們都是南華擁躉。待愉園成熟了,我們左校很多(學生)都成為愉園擁躉,因為愉園也是左派。一九六七年暴動時,愉園退出足總聯賽;因為抗議足球總會支持香港政府,為了抗議就退出。他們六五年北上訪問,已經被國際足聯、香港足總警告……在國際的體壇上,她(中國)不是成員國。中國是沒有國際足協的成份。所以院隊應該是為了香港足總的憲章……其實這也是英國殖民的思想,令到他們警告愉園。……當時愉園積與足總的爭拗不算嚴重,不過警告一下,沒有停賽之類的制裁。反而愉園在六七年、六八年的哥季退出了聯賽。六八年就再回去。由丙組踢起,再重新申請入會。」貝先生憶述,當愉園重回聯賽進行丙組賽事時,許多來自香島、漢華等等愛國學校的學生湧到跑馬地觀賞球賽,場地觀眾差不多有二千人,比今日的甲組球賽還受要熱鬧。貝先生還記得當日的球員有簡煥章、顏同珍、陳忠等等,那時「亞洲第一中鋒」鍾楚維還未加入愉園。

從漢華畢業之後,貝先生離開了愛國圈子出海工作成為海員。五年過去,貝先生回港工作才又回到公民會和以往一直相熟愛國圈子,慢慢走上今日足球總會副主席及愉園主席之路。

[1] 港九勞工教育促進會,〈在五愛教育的道路上〉,《五愛教育的道路》(香港:該會),頁18。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