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考制度就是奴化教育?

愛國學校一直以行動支持祖國,例如募款賑災、帶領學生到祖國學習、抗議英國武力統治,支持香港回歸中國等。而在長期抗衡英國統治的行動中,要以拒絕會考、杯葛「奴化教育」最吸引目光。

「『奴化教育』是當時在左派學校、學生中很流行的一個詞語,指英國人所訂的整個教育課程。這個課程入面不會灌輸愛國思想,就算是中國歷史也只寫到清朝,連民國也沒有。當時有人說這是培養奴才的,培養大家做順民、做奴才。所以就說是『奴化教育』,不是培養一個獨立思維的人。」黃國健解釋。近九成的愛國學校學生不會參與中五會考。規模較大的學校如香島、培僑或許會派僅一成成績較優秀的學生報考,以免學校失去日後報考的機會;然而規模稍遜的愛國學校可能完全不參與會考。事實上,接近四十位受訪者當中,參加過會考的不足__個。不參與會考的學生無法參與高考,亦無法就讀本地大學,也不能申請公務員、英資公司等等要求會考成績的職位,決定了學生將來走的路。

拒絕會考強烈表達了愛國立場與控訴,間接也為學生帶來豐富的校園生活。免卻了公開考試的壓力,學生可以自由鑽研有興趣的知識以及投入課外活動。今天我們熟悉的立法會議員黃國健沉實穩重,其實黃議員也經過過青春叛逆的時光,「進入香島後,學校的學術教育或者文化教育的風氣不濃。教書要求成績、分數,不濃的。反而大家的心到了搞一些文工團啊、外出搞社會運動等等的。上學其實經常曠課。外面一有活動就往外跑了。我記得當時鮑起靜是比我高兩、三屆的,很出名的了,因為她爸爸鮑方在電影界很出名。我記得她搞了一個文工團。我在讀中二時,她在讀中四,差不多吧。」愛國學校的體育、中樂、書法、舞蹈、朗誦等等比水準出色,一大原因是學生擁有較多時間練習、排練。擺脫考試壓力,學生得到發展所長的機會。這一點絕對值得今日「考試至上」的香港社科育界參考。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