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會

愛國學校年中不時舉行晚會,既有慶祝校慶,又有慶祝國慶等等其他節日,例如三八婦女節、五四青年節、六一兒童節等等。愛國圈子關係密切,其中一個維繫的法則就是定期舉行集體活動,例如晚會、匯演、聯校體育會等等。

曾鈺成本來是英文書院的學生;雖然父親思想偏左,但曾鈺成本身與左派沒有聯繫。直到其弟曾德成在六七暴動中因派傳單被捕入獄,左派就開始主動聯絡曾鈺成,將他招攬入左派的圈子。慰問的任務落在漢華及培僑中學身上,並同時邀請曾鈺成參與活動。「漢華中學,我還記得,有老師來我家拍門慰問…..六七年的國慶,我還記得。我上去玩,參加培僑的活動。我忘記了誰邀請我去,可能是因為我弟弟的事故。那人知道就來找我,請我去參加他們的升旗禮,辦聯誼會啊、跳集體舞啊,這樣已經很開心。」

五、六十年代,港英嚴格禁止慶祝與新中國有關的節日。十一國慶節於愛國圈子自然是年中的重頭戲。愛國學校上上下下都為之興奮,早早準備不同的慶祝活動,例如最拿手的文藝表演。陸毅中六的時候就曾為學校的國慶活動表演,「大約中三、中四的國慶節,我們到普慶戲院慶祝。合唱團會在普慶戲院(表演),民樂隊會在前面奏樂。那時很開心,因為整整百多人的合唱團……底下有整個戲院的家長、同學、老師欣賞,好過癮……我那時係負責合唱團、團長啦……合唱團全校都能參加,中五、中四、中三、中二,甚麼人都有,所以又認識了其他人。」這種頗具規模的集體活動,除了聯繫上不同班級的同學之外,亦給予家長間及與學校交流的機會。

除了舞蹈、中樂、歌唱、朗誦等等一般表演,當年就讀育華中學的姜先生曾在學校晚會見識過難忘的「非主流」演出。他形容那是「嚇壞人」的表演。「學校有晚會,做來做去都是遊擊隊啦、平原遊擊隊啦、椰林遊擊隊啦,這些抗日戰爭片……但奇怪的是,聖誕節會開晚會。真奇怪,莫名奇妙。晚會做甚麼戲呢?講出來又嚇壞你。他(到校表演的人)說他們是中學生……疊羅漢、跳火圈、單刀對盾牌、紅纓槍,好像玩馬戲雜技一樣,差不多年年都是這樣做。不然就做京劇,「三岔口」那些京劇。這些就是當時的課後活動,其實頗高興的。當時有培僑啊、福建的學生過來……我不知道他們過來做甚麼,我知道他們培僑的小伙子個個穿戴漂亮,看得出不同。大家雖然都穿白衫藍褲,但我們穿白飯魚(白布鞋),他們穿皮鞋……高人一等的,培僑的學生。」來自不同學校的受訪者的經歷顯示,愛國學校的集體活動並非一式一樣的唱歌、跳舞表演,比我們設想的豐富更多。更重要的是,這些集體活動不僅僅是一種讓學生放鬆心情的課外活動,而肩負起聯繫學生、老師、家長、各愛國學校這一整個愛國教育圈子的任務。透過互相邀請參與活動,深化各環之間的關係。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