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讀課

愛國學校自有其方法滲透愛國思想,培養左派人才。除了特別設計的課堂外,愛國學校還有一個特別的國情環節──早讀課。來自各間愛國學校的受訪者都曾參與早讀課。每個教學日正式授課之前,教師會在班內主持十五分鐘到半小時的早讀環節,帶領同學閱讀親中報章,並且討論報章內容。由於《文匯報》的內容較適合教育界,大部分同學都訂閱《文匯報》,但亦有個別同學會選擇商業成份較重的《大公報》。同學都自願訂報,家境困難的學生則會借閱同學的報章。曾就讀新僑中學的姜先生補充,由於新僑的學生比較窮困,學校一直都全費資助學生購買報章,以免學生因為家貧而失去開拓眼界的機會。除了閱報以外,老師有時會向同學講解中國局勢。

陸先生還記得不少早讀課的運作細節:「我們中學時,每早一定有早讀課……由班主任、一定是班主任監督着你閱報。通常如果有大新聞就會讓同學站出來讀一段:『大家看第一頁哪段新聞如何如何,今日就看這一段。』然後就會朗讀,我們一直跟着看……所以有甚麼新聞,基本上我們會知道。這個是我們覺得關心國家大事其中一個十分重要的做法。你會覺得,原來我們不只上課,還會知道國家發生了甚麼事、世界發生了甚麼事。中國引爆原子彈也是在我們的時代,美國又在哪裏搗亂、攻打越南啊等等,我們在報紙上看到嘛。老師通常等你讀完,然後說幾句。如果有大事呢,甚至就會分組,分組討論,(分享)你們有甚麼看法。」

不過,在《文匯報》、《大公報》報導之下,學生只會知道中國的好消息。即使是愛國學校的教師亦未必掌握準確的消息,未能公正地評論祖國。個別的愛國學校舊師生一度為祖國的成就為榮,卻在四人幫倒台時發現被矇騙,感到極之失望又憤怒。昔日的培僑學生方和透露基於報章立場,學生在早讀環節吸收的資訊有偏頗,但當時沒有人察覺到問題。「……說『現在長江大橋已經建好了』、『現在我們中國煉鋼了、『中國有萬噸巨輪了』、『中國發明胰島素了』、人造衛星……說到好像『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你會感覺好自豪,當我不斷對你說(好消息)。當然他不會說甚麼三面紅旗、大躍進、人民公社,是不是?不會說這些的。當你全部說好事,隱瞞的壞事你怎會知道。」

對愛國學校的師生來說,早讀環節並非課外活動,而是正規課堂的一部份。教師在早讀課向學生灌輸的除了有關中國的知識外,更重要是培養學生「認識祖國,關心社會」的態度,希望在課堂上介紹中國近況之餘,學生也習慣自行閱報,或透過其他渠道主道留意祖國動向。愛國學校的思想教育多是無形的熏陶,例如以教師的身教、同學之間的風氣等等影響,而早讀課可屬當中較為具體的環節,展示愛國教育的實際執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