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校勞動

「愛校勞動」是愛國學校使用的獨有字詞,指學校分配校內的日常工作予學生完成。以「勞動」表達「愛校」的情感,如同以勞動踐行愛國心一樣。對於親共的愛國圈子,「勞動」有其獨特的意思:「我們首先使同學懂得「勞動創造世界」的真理,使他們認識「勞動」的重要性。比如說,世界上的一切物質文明和文化都是工人以勞動創造的,--香港的繁榮也是如此。使他們懂得:要做一個好人民,就必須善於勞動;就必須在建設社會的勞動工作中負最大的責任……正如今天的新中國一樣……勞校同學不會看輕或害怕勞動服務的工作。他們被學校選出做任何為大眾服務的工作──如維持紀律、清潔校舍、佈置會場……等等。」[1]對於基層的愛國人士,勞動能創造成就,「愛校勞動」順理成章成為教學手法之一。

「我記得大約中三,學校做一次維修。其中有部分的維修,外牆的粉刷,那時髹灰水由我們做。我們整個暑假在學校,好多同學回來幫手髹灰水,髹牆漆啊…我們就學吧,高班的就教我們:首先要剷走底層,然後髹甚麼底層啊、再髹甚麼…暑假就穿比較邋遢的衣服,好像做工人似的…會搭棚髹漆。我還記得有一個同學說:『我不知往哪裡髹!』就爬出棚,企不穩跌下去,『幸好我捉得上竹枝!』這樣。墜下了幾格,那時大約中三左右…如果他捉不到就墜下,出事!你會看到當時我們對學校的感情如何,有校務就回去做,日子好充實。」陸先生也在中學時期參與過愛校勞動。到底是「愛校」在前還是「勞動」在前,我們無從得知;由訪問中能夠證明的是,當年愛國學校的學校都樂於負擔學校委派的任務,為學校付出汗水。

陳先生當年就讀的新中小學規模較細,資源緊絀。他就曾獲學校委任一個「特別任務」。「我還記得小學時窮到不得了,我是一個半工讀學生。當時校長整天總是別人樓宇;業主起租,找我們窮學生去遞信或者與業主對話,找我做代表。給我兩毫子搭車,一毫子搭電車去、一毫子搭電車回來。我為了省錢,由那邊一直走三角碼頭天發酒家,即是現在的港澳碼頭對出。路多遠啊,由西營盤一直走!……遞信即是說:『我只是學生,不要加這麼貴租啦』的意思……我遞完信之後就回去,也是用走的。」

黃先生經歷的又是非一般的任務,但比陳樹標「遞信」的經歷更讓人難忘。「當時香港的左派工會……受到國民黨暴徒搗毀(註:香島中學亦在暴動中被焚燬),甚至有被打死打傷的工友,被強姦的女職員……因此我們為學校捐款、愛校勞動啊,回去學校幫忙執拾地方啊。那時鍛煉了一種對事態比較關心的個性。……當然啦,學校會動員、組織我們回去,父母、家庭亦會支持……一起為學校清潔啊、執拾學校被搗毀的地方啊。年紀大的同學會出力啊,我們年紀小的同學也會出力啊。當然思想境界未去到太高,只覺得好玩,是一件很純樸的事。」

以上三位受訪者參與的愛校勞動性質不同,一樣的是願意為學校付出。愛國學校的學生自小就受教導,有能力時應該幫助身邊人,不論是家人、同學、老師、友好團體、甚至擴大到「為人民服務」。正因為這種無懼犧牲的精神,一直被港英政府打壓的愛國圈子才能在主流社會的歧視之下持續發展。以此角度來看,愛國學校於左派發展功不可沒。對於愛國學校,義工、勞動不單是學生的消閒活動,更是讓學生發展潛能的平台,並能加強學生的愛國意識。而透過課堂以外的活動,師生亦能建立更深的羈絆,有利學校內、外網絡的聯繫。

駐外服務

除了讓學生為學校、同學做義工,愛國學校有時委派學生擔任駐外義工,在友好的愛國組織協助營運。工會會所、工會醫療所等等服務工人的機構尤其需要學生義助,以減少人手開支,維持低廉的收費。

與工聯會關係密切的勞校學生參與駐校外服務的經歷比其他學校的學生更豐富。蘇女士在旺角勞校就讀初中時曾經參與駐派工會醫療所的服務。「我們中學那時有許多服務,所以我們就學習到服務精神。因為醫療所服務工人階級,收費便宜,人們凌晨時份就去排隊。排隊拿籌,因為無(人太多會不夠)醫生診症。政府醫生無空位,(他們)又收費便宜,他們(的程度)只是維繫生命而已。所以他的管理,今天會有的阿嬸啊、甚麼位置都是由我們負責而已。培養我們那種服務精神,我地不過是義務。無車錢,無水錢,甚麼都沒有……由於我們個社會(圈子)有我們一批人這樣去(幫忙),就令到這個醫療所收費很低廉。學校也是很便宜平的收費(學費),我們才有這樣的享受。」蘇愛群指出,當年學校給予學生很多訓練,學生都勇於承擔及服務他人。

同樣曾就讀旺角勞校的王先生亦參與過工會會所的義工服務,他認為,當年的愛國學校不論師生,都抱有奉獻、犧牲的精神,不計利益地互相幫助。「當時在過年,我們會聽學校的呼籲,幫工會做義工。當時沒有「義工」這個字眼,就只是幫忙。幫甚麼忙呢?賣年貨……因為物價貴,過年大家都會買點臘味,臘鴨啊、臘肉啊、炒米餅啊,就是這些。年貨就是這些糖蓮子啊等等。工會會幫會員買年貨,在工會的會所。在工會的會所賣年貨,會員來買便宜很多,減輕負擔。」蘇愛群與王國興所曾負責的職責,對於當年早熟的中、小學生來說並無難度,只屬一般行政雜務。但對於受助的工會組織,卻受益不少。參與義工的學生,自少見證基層民眾的困苦生活,自然鞏固「為人民服務」的思想。

[1]港九勞工教育促進會,〈在五愛教育的道路上〉,《五愛教育的道路》(香港:該會),頁18。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