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學校的興盛與衰落

六、七十年代是愛國學校最繁盛的時光。內地文革十年,引領香港左派雄心壯志、團結一致。許多家長將子女送入愛國學校,壯大了愛國學校的規模。然而好境不常,文革結束不久,中國進入改革開放的年代,不單是對整個中國大陸來說意想不到的改變,也為香港的愛國分子帶來翻天覆地的變遷。

中國踏入改革開放的年代,以往以人情、關係為重的傳統慢慢轉變,將專注力放在經濟發展上。香港左派意識到,經濟至上的時代即將來臨,要在事業上長足發展,必先取得社會認受的學歷。愛國學校的學歷一向不獲社會認可,其學生不論升學或就業,要投入主流社會都極之困難。在這個背景之下,愛國學校的學歷成為不受歡迎的負擔,家長、學生漸漸尋找機會離開愛國學校,轉投主流學校的懷抱。遇上時代的轉變,愛國學校的收生日漸減少。在欠缺政府資助之下,學費一直是學校主要的收入來源,而收生困難直接引致學校經財政緊拙。

一九八四年,中國與英國簽訂《中英聯合聲明》,愛國學校的身份不同往日,英國停止對愛國學校採取的高壓政策,而愛國學校亦樂意尋求港英政府的財政援助。翌年,培僑、中華、福建等等當時僅餘的五、六間愛國學校的校長透過與英國華人官員親近的愛國人士向英方提出援助的要求。那位對愛國學校前程起著關鍵作用的英國華人官員,就是與港督衛奕信(David Clive Wilson)關係密切的行政局議員李鵬飛。李鵬飛在訪問中詳述了該件關鍵事件的來龍去脈。涉及愛國學校、看似敏感的政治議題,由前港英官員的角度出發,又是另一種看法。我們將在內文詳細交待。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