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學校的學科優勢

愛國學校與一般主流學校的差異,主要表現於所傳播的意識形態上。除了六十年代視教育為產業的「學店」之外,一般主流學校的目主只是傳授知識,並不觸及政治,以免招來政府干預。愛國學校除了培養知識青年之外,亦盼望傳播民主、進步的思想。六十年代的香港仍然是英國殖民地,社會又未如今天發達,如貪污、治安惡劣、歧視華人等等的社會問題出現在各個社會階層。愛國學校致力提倡民主,力求香港由中國管治,渴望消除不公義的狀況,是當時大膽而少見的主張。在迥然不同的立張之下,愛國教育和主流教學各有側重,兩者的教學模式發展出一定差異。教學模式包含課堂內、外以及形式、非形式的教學。本章會闡述愛國學校課堂中的教學,並在後面的章節講述課堂以外的非形式教學。

愛國學校的高學術水準

若要標誌愛國學校學術上的強項,實在不容易,因為中文、數學、化學、物理等等都是愛國學校的強項。六十年代愛國學校的教師出類拔萃。幾位受訪者包括程介明、黃國健不約而同地指出,以前的教師都是國內高尚的知識份子,個個文質彬彬,一派文人風範,使學生都對老師尊敬有加。當時不少有名的數理學者、經濟學家等等,由於進步的立場不為國民黨接受,所以逃難到香港,並且在香港傳授知識,貢獻國家。對於追批愛國份子來說,中國語文是不能不教好的母語、傳統文化,因此愛國學校的中文水平一般偏高。而其餘的學科,則因為國內教師出眾的的資歷、專業而成績彪炳。提到學校的老師,羅海沙對一位體育老師印象深刻:「(老師)質素真的很高,因為全部都是內地畢業的大學生,全部都是國內的大學生……老師的質素不錯。你想想,我們當年的體育老師,是三幾年代表中華民國的唯一一個十項全能運動員。代表中華民國,即是中國吧,去奧林匹克的十項全能!所以我們當年田徑很好;十項全能即是跑步和標槍、鐵餅,他每一樣都厲害!」愛訪者的老師入面有國家級運動員、有在香港寫教科書的學者、亦有內地數學家,加上教師們熱心教學,使得愛國學校的學生在課堂輕易吸收到學科知識。

另一方面,愛國學校教授的課程亦比外面的學校艱深。曾任教培僑中學的程介明指出,當時國內的數學課本比香港的內容更新得多,範圍亦比香港的廣闊,對於學生高考有利無弊。「我那時的老師覺得國內的課本先進許多,所以教授國內課本,因為國內課本的範圍蓋過香港的範圍……視學官來了,(我們)就通通收起(課本),拿(合格的)課本出來。我們習慣這樣的了。」不少受訪者向我們表示曾經歷「上堂走鬼」,即當教育司的視學官前來檢查時,超收的學生必須離開課室,避免學校被抓到犯規。事實上,當一部份學生「走鬼」的時候,留在課室的學生亦有「任務」。學生、老師必須換走不合規格的課本,例如課程範圍、程度不同或者意識形態有差錯的課本。愛國學校不跟隨教育司署的課程,自行設計課程的範圍與重心,去除多餘的學習範圍,能深化學生的學習。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