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學校的「死穴」──英文科

愛國學校的中文、數理等科目都有一定水準,然而學校內英文科的水準、地位卻有明顯差異。愛國人士的概念認為港英殖民地指定的英文課是多餘的、外來的,而且大多愛國學校的教師亦不具備足夠的英文知識。愛國學校的教師輕視英文,以致學生對這門科目亦抱可有可無的態度。在愛國學校就讀至中一為止的姜先生笑說,愛國學校教授的英語程度太低,讓全班大多同學升學時都得在外校重讀一年,「讀完小學時,廿六個字母都未全部認識。我在健全由三年級讀到六年級,英文書只轉過一次。外面年年轉的,我就只轉過一次。你可以想像,根本他們就不著重英文,可有可無。最有趣的一次,教育司署的視學官來巡查,老師立刻派程度深的英文書給我們,我們裝模作樣讀書。那本英文書深許多,多許多字。視學官離開以後,又立即交回老師,你想想這多過癮。」「原本那本淺得……那本書叫”a pen and a man”,讀了幾年都是那本……英文程度太低,所以差不多全部降級。我後來出去再讀一次中一。」由姜先生的經歷可見,愛國學校的學生英文水平的確一般般;相比起其中、數、理科差異極大。

事實上,這種態度亦與港英的英文教育政策有關。曾經任教三所學校的何先生指出,英政府雖然強制香港學生學習英語,卻限制學校教授英文文法及拼音。原來對於以母語為英文的港英官員來說,分析文法的教學方式並不包含在正當的英語學習過程中;他們認為學生能在學習過程中自行領悟文法,這個主張直至八十年代才改變。在教學生涯中,何先生可算是比較著重英文科的老師。堅持教授英語文法的何景安指出,當有視學官前往學校檢查課堂,他與學生只好匆匆收起教授文法課本,換上「正規」課本以供檢查。然而總括而言,教育司署設計的課程並不貼近香港學生的需要,愛國學校的英文科在師資以外尚添一層問題。

政策偏差之下,愛國學校普遍又不重視英文科,致使愛國學校的學生對英文科觀感差劣。盧女士就讀民權小學六年級開始,就討厭上英文課。一次英文課上,盧女士偷看無關課堂的左派刊物《紅旗雜誌》,老師於是沒收她的雜誌。原本盧女士就對英文課不甚感到興趣,在是次事件後更加討厭這個科目:「自此我不喜歡上英文課,因為沒收我《紅旗雜誌》的是英文老師。於是我就曾經寫了一篇叫〈永不食英文飯〉的文章……如今長大了再想,思想不太正確。」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