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作參與學校治理

「他們的教育方法就是發揮你所長,令你有所作為。」這是旺角勞工子弟學校畢業生蘇女士對母校的感受。

在殖民時代,愛國學校成為政治教育的場所,與當時社會環境格格不入。然而在學校之內,學生、老師的著眼點並不只是政治教育。抱持進步教育觀的愛國學校,著重學生的潛能發展,不論以六十年代還是今天的標準,學生參與學校事務的程度皆十分高。

學生會

愛國學校重視訓練學生自律和個人成長,校內許多學生自治組織、單位,對當時的學界來說其實極之創新。最明顯的例子是學生會。今天差不多每間學校都有成立的學生會,是直至七、八十年代才流行的產物。讓學生學會管理、學會自治的重要性,並非港英樂見的現象。這無疑是發展學生會的阻力。

任教愛國學校多年的何先生說:「我們其實在四十年代已經有學生會,四十年代我們有「學生自治會」這個名稱。主要有建立一種叫『民主教育』的想法,有許多(方面)不受原有體制的約束,比較有創意。」

當年的學生會架構與今日相若,但以當時的尺度衡量,開設學生會是重大的新措施。事實上,當年的學生會和今日的功能、架構相距不遠,然而除了學生會以外,愛國學校尚有許多創新的學生自治團體,即使在今天的尺度看,也是破格之舉。

值週班

愛國學校鼓勵學生自理生活,照顧身邊同僚。值週班是學校之中學生自理的一大實踐。全校每一級的同學每年都需要當值一到兩次,負責全校的公共事務。這些事務難度並不高,但有助培養學生責任感和對學校的關心。

值週的任務林林總總,由在校門檢查學生證及儀容到掃除操場的樹葉、清潔男女廁、到廚房洗碗等等,都由值週的班別負責。有說勞校學生許多畢業生成為區議員,參與公共事務的習慣就由學校開始。

學習互助小組

今時今日的學生,通常使用兩個方法提升學業成績,一是到補習學校上課,即在校外尋求支援,或者自行向老師請教課業。愛國學校的學生雖然不參加公開考試,但一樣關心課業。當時愛國學校有一個提升學生成績的系統,就是學習互助小組,或者「學互組」。「學互組」的形式是將班內的同學分成四人或六人一組,將每科成績特別好與追不上進度的同學分為一組,篤促每組的學生互相幫助。

旺角勞工子弟學校學生蘇女士回憶道:「我們全班人畢業試之前半年,老師知道哪幾個學科不行。但他不會說出來,佢就會提出一個目標。你這一組,這四個人扶持,一定要畢業。不能留下一個……死記爛背無辦法,真的要自己讀。你記憶力不好,旁邊的就抽問你:『喂,今天讀甚麼甚麼,讀成如何啊?』全部都是自發的。所以我地很主動,你有困難,我們懂得去找辦法解決;懂得如何找人幫忙,如何幫別人。」由以上的描述可見,學習互助小組對學生來說並不只是提升課業成績的系統,也是學生學習如何服務社群或者尋求幫助,訓練學生成長的系統。愛國學校類似的系統還有「哥哥班、弟弟班」,即學長計劃,即跨越級別的互助小組,或者今日的「學長計劃」。

上述的是幾個比較獨特及有系統的制度,事實上,愛國學校還存在更多學生自治團體。而在學生自治團體以外,學校又有眾多體育、藝術、學術、生活範疇的課外活動,以不同的形式指導學生成長和發揮管理的潛能。形形式式的領袖訓練難以盡錄,更多詳情會在內文詳加敍述。這些活動為學生提供服務、成長及學習領導的機會。愛國學校畢業生對比外校生更早熟、更會解決生活難題,也更易理解社會的運作,原因就在於此。在港英的角度來看,即成為更可能「造反」的一群。愛國學校被看待成不服從殖民政府的「革命學校」,由學生自理的訓練可窺探到一部份原因。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