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愛國教育?

首先,我們得了解愛國學校招收的學生來自甚麼背景、為何入讀愛國學校。我們的研究假設是,愛國學校的學生必然來自愛國家庭。港英殖民時代,政府輪流打壓本港親國民黨的右派及親共產黨的左派,導致一九五六年的雙十暴動及一九六七年的六七暴動爆發,死傷枕藉;而在各個訪問中,我們亦聽聞不少左派家庭遭到歧視甚至打壓。到底是甚麼誘因讓這批青少年不顧社會無情的對待,也決意走進愛國學校的大門?我們由訪問中整理出兩個主要原因。

入學背景

第一,擁護愛國思想的家長為子女選擇愛國學校。四、五十年代,不少國人由內地來到香港。一部份人是為了尋找工作,賺取更好的生活而到來;更大部份人是由於內地環境動蕩而逃難到香港:中日戰爭的時候有一批人到港、國共內戰時又有一批。這兩批內地難民都飽受苦難。前一批人對入侵祖國的列強心生怨恨,認為國家被外國欺負,自然激發出深刻的愛國情緒,亦不會將子女送入港英籌辦的官立學校。而經歷國共內戰的人們,自然親近香港左派,也希望子女培養出愛國思想,也就將子女送入這些學校。順帶一提,不少學生家長都在中資機構或工會工作,送子女入愛國學校是當時理所當言的做法。

第二,學生因為家貧而選擇愛國學校。這點要先由不同選擇的學校說起。一般官立學校收費便宜,在六十年代初不過港幣五元;因於學費便宜,教學質素有保證,家長都爭相將子女送入官校。六十年代香港教育尚未普及,中、小學學位皆難求,入讀官校難上加難。另一方面,一般私校學費高昂卻質素參差。不少愛國學校如漢華中學、新僑中學、信修中學等等雖是不受資助的私立學校,學費卻在不少家庭的負擔範圍之內,而負擔不起學費的學生均能獲得學免減免甚至全免,吸引不少貧困家庭的子弟入讀。例如當時旺角勞工子弟學校更是出了名學費便宜,但教學質素極佳的愛國學校。

辦學理念

故名思義,愛國學校與一般學校最核心的不同是意識形態的教育。愛國學校灌輸學生愛國思想。如上文提及,由四十年代開始,尤其是五、六十年代,許多國內民眾因為戰亂南逃香港。這批難民之中不乏國內有名的知識份子。這些讀書人南下香港之後,重執教鞭,自然希望出一分力量使祖國振作。當中有人開辦學校,這就是不少愛國學校創辦的源由。因此它們便以熱愛國家、「認祖關社」為辦學宗旨,希望以教育事業振興中華。不少教師亦受這個偉大的理念吸引而任教於愛國學校,使學校上下擁抱愛國思想。

行政管理

愛國學校除了教學理念與其他「官津補私」學校不同,行政、管理的模式亦不同。愛國學校教師的教師資格不及其他學校正式。這並不代表愛國學校的師資差劣。如上文所言,香港的左派、愛國學校是港英政府的眼中釘,一直備受打壓,不少教師因為政府的政治考量不獲發教師執照式者正式的教學資格。

除了教師不合符正式資格,學校的收生也一直處於半非法狀況。六十年代的中、小學一般每班有三十五位學生左右,但差不多每一間愛國學校都有超收學生的情況。這個情況的外在因素是香港學位嚴重不足,學校只好偷偷超收無法接受教育學生;內在因素則是學校資金不足,不超收學生實在難以維持學校運作。

由於學校資源不足,經營困難,不少校長、老師即使已經忍受久薪、低薪,亦願意捐出部份薪水以助學校渡過低潮或擴建。這可算是當時愛國學校的「風氣」,學生對這個狀況也知曉清楚,極之尊敬老師。這亦是學生受老師的愛國思想感召的一大原因。

教學內容及方式

愛國學校的辦學理念與一般學校迥異。但事實上,大部份愛國學校的正規課程與一般學校無異。個別愛國學校可能就學生的階級而對課程內容有所調整。例如旺角勞工子弟學校的學生多為低下階層的子女,於是學科偏向實用,例如木工、電工、家政、珠算等等,不只裝備學生考試,反而更著重教授在現實生活用得上的知識。雖然愛國學校的教師傾向擅長個別科目,但愛國學校的中文、英文、數學、歷史、動植物等科目之課程範圍以及深度都和外面的學校相差無幾。基本上,在教育局的教學框架之下,愛國學校與非愛國學校並無不同。

非正規教育

如上面所說,愛國學校的正規課程並無特別 之處。到底學校如何教育學生愛國?一則老師以身教感染學生,二則學校有非正式的課程教導學生政治知識。愛國學校每星期都有一晝週會,由校長或者嘉賓就中國形勢、發展進程講話。老師間中亦借課堂時間與同學討論時事。尤其在六七年,學校課堂接近癱瘓,老師、同學均難以專注上課,許多課堂就改為政治討論、學習毛語錄等等內容。學生就在這些非正規的教育中學習老師的愛國政治觀。

 學生組織及活動

愛國學校十分著重課外活動,往往提供豐富種類的學生活動讓學校參與。來自不同學校的受訪者娓娓道來母校的在運動場上的威風史,愛國學校在不同的運動項目各有優勢,例如旺角勞工子弟學校的兵乓球和越野出色、培僑的足球出色,這是學界有目共睹的事實。除了體育活動之外,學校還提供書法、舞蹈、歌唱等不同範籌的活動。愛國學校的課外活動都是一般學校學生進行的活動,但每間學校的活動種類就豐富得多。

愛國學校亦透過各學生組織培養學生發展。在學習小組、班會、風紀隊、學生會、「哥哥班、弟弟班」等等組織,學生總有機會擔任一定職務,培養責任感,並且學習與人建立關係。間中學校亦有委派學生到工會做義工。在今天看來,這些容許學生適度自治或鼓勵學生參與的組織並不特別,但這個做法在六十年代是創新的嘗試,例如香港普遍學校有待七十年代才開始發展學生會組織。因此,愛國學校學生平均的組織能力、領導能力十分出色。愛國學校的辦學宗旨不單是培訓學術人才,更加希望培養全人發展的學生,好讓學生日後在各個崗位貢獻祖國。

學生輔導

學生尊敬老師,除了因為老師無私貢獻學校,也因為老師真摰地關心學生。愛國學校的老師有一項特別的任務──家訪。每位班主任每年都會家訪學生,了解學生的家庭狀況。有時發生自然災害如火災、風災時,老師教會前去探望愛災學生。學生能夠由這些舉動感受到老師的熱心。受訪者亦有分享個別和老師相處的點滴、老師對自己的幫助,顯示出老師私低下對學生付出的關心。

在教育未普及的年代,很多中、小學生一畢業就開始工作,升讀大學是少有的事。學生輔導的一個重點是就業輔導,而這亦是愛國學校做得十分出色的一項工作。有愛國學校會為學生進行就業興趣調查,然後大多愛國學校都會為畢業生安排工作。工作崗位多是中資機構、工會或愛國學校。這個傳統也確保了愛國圈子的傳承。

愛國學校在一眾學校當中是一個特別的存在,但若果從整個愛國圈子的系統來看,它的存在就變得理所當然──愛國學校是愛國圈子的第一壘。香港的第一批愛國人士都由中國內地逃難南下。這些人的理想是振興中華,要達到這個理想,必需先壯大愛國人士的圈子,安置他們到不同的崗位。中資機構、工會、愛國學校的員工,極大部份都由愛國學校出身。一些愛國學校學生的家長本身是這些單位的員工,把子女由學校帶入愛國圈子;一些不屬愛國陣營的學生家長,則由子女的老師以家訪、聯歡會等等交流的方式帶入愛國陣營。不同愛國學校的學生畢業之後成為各個單位的員工,互相結識來自各間愛國學校的校友。由學生、老師、家長、校友以及機構員工的人們成為一個流動的圈子,將不同崗位的「同志」緊緊聯繫起來。

我們描述學校內外的細節取材於三十多個訪問。透過親身訪問六十年代愛國學校的學生或教師、校長,本書試圖將昔日愛國教育的畫面重現,當中紀錄的細節並不止於愛國學校之內,亦延伸到校外的愛國網絡當中。對比起五、六十年代的主流教育或者廿一世紀的愛國教育,這一批愛國學校的獨特性在哪裡?愛國學校之間又有顯著的不同嗎?六十年代的愛國學校如何為自己定位?這些都是本作希望為讀者解答的疑問。希望閱畢本作之後,各位讀者能稍稍想像到歷史上這麼一個獨特的環境、氛圍,從而了解到六七事件的背景除了艱苦的社會狀況之外,尚有一個潛在因素──愛國教育的影片。而我們期望在紀錄歷史的同時,亦記下大時代中小人物的故事,使六七歷史不再止於冷冰冰的分析。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