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之後:中華中學的高兆楨

高兆楨自小受愛國教育熏陶,由小學的海員工會管教班,到初中就讀中華中學,加上偏左的家庭背景,難怪高兆楨在訪問之初就以「根正苗紅」形容自己。

高兆楨的爸爸任職海員,因為長期在外工作,親眼見識到或者經歷到中國人被欺負,所以思想愛國。然而,小時候的高兆楨沒有政治概念,沒有注意學校的左派取向,報讀中華中學只因聽說這裏的老師關心學生,是間好學校。「其實我當時都沒甚麼愛國(概念),不知道甚麼叫愛國,只知道共產黨毛主席。入讀了,才知道老師的(政治)學習班,才知道原來我們要走這條道路。」由於高兆楨是努力向上的好學生,又是工人子弟出身,因此深得班主任李老師疼愛,照顧有加。「試過一次我跌倒,那時我跳高跌出了範圍,幸好膝蓋沒有爆裂。那時他帶我去看跌打醫生。那時走衛城道,他背著我走石級!他比我還要矮。」之後許多昔日的與李老師相處的點點滴滴,今日高兆楨還以快樂的語調道出。而在五十多年後的今日,師生二人仍不時飲茶聚會。

這位李老師集合了幾位出身基層的好學生,辦起一個小形政治學習班,學習中國人民的艱苦生活、閱讀課外讀物如《南海雪完》、《青春之歌》、《紅岩》(合稱「革命三部曲」)以及《毛主席語錄》等等。還在一九六七年前,老師就和四、五個學生開始了政治學習班,偷偷在同屬左派的信修中學的天台學習。「一入到去就關好門,囑咐我們小聲說話,說:『我們現在開始學習毛主席著作。』」高兆楨形容,那就像一個屬於他們的秘密組織。在李老師的悉心栽培下,高兆楨漸漸踏入愛國的道路。

一九六七年,左派發動「反英抗暴」(亦稱「六七暴動」)。六七年十一月下旬,中華中學實驗室爆炸,引起警方關注,中華中學最終被注銷註冊。當年高兆楨算是學校的活躍份子;「反英抗暴」完結之後,中華校長黃祖芬把高兆楨拉到,神秘兮兮詢問他事件的內情。「他第一句說話就問我:『蕭坤仔(涉事學生)搞甚麼?搞到學校被人炸。』……其實他(黃校長)不知道學校被炸,他絕對不會慫恿我們,不會的。校長是教書的,絕對不會。我當時又『阿Q精神』……傷害了黃校長的心:『算吧,就當這間學校為反英抗暴而犠牲吧!』唉,我真的無人性。我知校長真的生氣,但不知如何責罵我……」說起這次對話,高兆楨仍悔疚當日回答得太輕率、太不顧對方感受,傷盡了處處維護學校的黃校長的心。事實上,黃祖芬校長以及大部份學校師生對事件全不知情,而幾位涉事的師生,至今仍未曾開腔;中華中學這件意外的真相將湮沒在歷史之中。

高兆楨擔任中華中學鬥委員會委員,卻在爆炸前半個月已經被拘捕,卻與爆炸事件無關。高兆楨憶述:「我在那晚六點鐘經過那打素醫院對面。警車停泊前面,搜查可疑人士。他見我拿住書包,命令我過去,搜查我書包。入面有小型報紙,油印報紙。(他就說:)『啊!死左仔!』……我回敬三個字:『黃皮狗』,就如此語氣!警察就打我了,因為他說我屬於主犯。」高兆楨最後被控三條罪名,分別是「發表煽動性演說」、「阻差辦公」及「煽動性標語」,並被判刑期三十個月,關進接受罪名較輕的赤柱監獄。坐牢之後,高兆楨仍支持愛國陣營,在牢中不斷學習《毛主席語錄》、閱讀革命書籍。在監牢中再閱讀《紅岩》,高兆楨有切身體會,深深明白到牢獄生活之苦。

高兆楨入獄的事在左派報章刊出,甚至文匯報刊出了一篇〈向高兆楨戰友學習〉社論,可見其名氣之大。高兆楨成為了抗暴英雄。出獄之後,中華中學以及高兆楨父親所屬的海員工會都有辦歡迎會迎接高兆楨出獄,還準備了一面大錦旗鼓勵他。

然而出獄之後,高兆楨漸漸覺得左派起了轉變,批判的風氣過份濃重。高兆楨甚至在出獄之後被老師指責思想不夠「左」、不夠「正宗」,打擊可謂不少。「我講個譬如,他(老師)說學生會主席對我說,我們將來革命最終目的要解散家庭,因為家庭是社會主義的溫床,思想雜亂的溫床,我們要解散。我說:『下!這樣下去不就絕種?……不是共產共妻吧?』這句說話被人捉住,說『阿高變質了,思想不夠革命。』」對於因為愛國而受牢獄之苦兩年多的高兆楨來說,這句說話的傷害不可看輕。

回看當年自己被捕的經過,善良的高兆楨也心軟,為自己的衝動後悔,「我覺得我傷害了警察,因為我罵他『黃皮狗』,那他的父母呢?他的子女呢?他的妻子呢?他的叔伯、兄弟、姐妹呢?都是狗來嗎?狗仔狗乸,狗公狗婆。我心想,這是暴力語言……當時的警察叫叫余錦鴻,估計他已經退休,如果好像今天一樣與他聊天,我覺得是一件好事……我們應該放下仇恨。為什麼我們不能學習孟德拉呢?……孟德拉都可以邀請四個獄警出席他的總統就職典禮。」對於半個世紀以前的事,高兆楨己經寬恕,但不會忘記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