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者的生涯規劃:中華中學李郭

李郭(化名)父母早亡,五十年代初孤身來港投靠親戚,寄人籬下。五十年代教育並不普及,對孩童來說,讀書是件遙不可及的事。李郭在小學只能就讀簡陋的下午特別班,每日上課兩小時;由於其小學教育水平不高,中學謙選擇亦不多,只能入讀一所水準差劣的「學店」。一次搭車途中,李郭偶爾聽聞中華中學的消息。有乘客閒聊說起中華學術嚴謹,學校又願意資助家貧學生。巧合之下,李郭退學並報讀中華中學,成功入讀中二班。那是一九五七年,李郭踏入了愛國圈子,直至千禧年代退休。

平穩完成高中課程後,李郭經由學校介紹進入新華社(即今日的中聯辦)擔任畢業後首份工作。六十年代,對於出身愛國學校的青年來說,新華社可算是一份夢想工作,是左派之內身份的一個象徵。可惜當年內地逢上「三年災害」,國家只能由各部門辭退人手,縮減開支。出身中華中學這種「統戰學校」,李郭的身份被認定未夠「正統」,逃不過被遺散的命運。此事對於充滿熱情的青年李郭來說,可算是重大打擊:「我記得柳那時哭得厲害,哭得像殺豬一樣……即是第一份工就被人調出去,好像等於『炒魷魚』。」左派單位之間聯繫密切,各個機構之間人手向來流通。新華社於是安排李郭前往南洋商業銀行繼續為愛國圈子工作。

雖然李郭最初不情願調職銀行,工作卻依然賣力。「那時在銀行工作,我住也住在銀行……那時在太子大廈一層,蓆地而睡,早上一張眼就起床收好被舖,準備開工啦。最多出去大堂走動一下,做一下早操。我最記得,在大堂做一下早操都被人罵,說不能做早操等等的。氣上心頭,我到現在都記得……由八點鐘開工,一直做、做、做,無冷氣又刻扣工時,夜晚做到十點、十一點才收工。」由於工作賣力,銀行主管很賞識李郭。經過一年左右的銀行工作,有愛國學校邀請李郭調擔任教師;其主管答允外調李郭外調的要求,並准許他隨時回到銀行的崗位上。由六三年暑假開始,李郭一教就是十八年。

李郭自言,他實在很喜歡教學的工作。愛國單位的薪水一直偏低,愛國學校的薪酬更是僅僅能餵飽教員。當年李郭在銀行的月薪是二百八十元,學校教師的月薪甚至低至一百八十元,整整減薪一百元。年青熱血的李郭一心貢獻祖國,更將自己扣除花費餘下的金額都捐獻給學校,以助育華中學(後繼被封的中華中學之學校)興建校舍,令李郭的家人亦有微言。

這十八年,李郭見盡了愛國教育的興衰。六七年以後數年,愛國教育大盛,單是李郭當時任職的漢華中學香港仔分校就有千二位學生。及至七十年代末,由於政府提供免費教育以及香港左派熱潮的消退,愛國學校學生數量大減,李郭所任教的分校學生就跌至不足三百人。在沒落的過程中,愛國學校出盡方法維持營運,「炒地產。那時(我對)香港仔比較熟識,蹲了十幾年,那裡的地產前途如何啊,當時有甚麼物業可以發售啊,行經的時候係又可以問,甚至帶些地產(經紀)來到,叫我看這裏,又看那裏。炒物業,真的去炒,和銀行伙伴講,借銀行錢去炒……是有賺到錢的。」除了炒地產這「越俎代疱」的手段以外,學校亦以換血來提升師資,吸引學生。李郭畢業後並無受過正統的教學訓練,未能名正言順繼續執教,「所以後來我被貶,離開之前,甚至降到做一些總務的工作。」對於已執教十多年的李郭來說,這又是他人生中的一大打擊。學校最後還是必須靠縮減人手以維持校務,李郭只好順學校意思,重回原來的南洋商業銀行工作。「那時我銀行戶口呢,真慘,八百元,只有八百元。這就是十八年……我太太還在那工作,在香港仔教書,就結束了。他們結束時,稍為有少少回饋他們,不多的,最多兩、三萬。但我因為我提前(離開),自動調職,一毫都沒有。」這是一九八零年,李郭在四間愛國學校共任教十八年。

李郭說,他花了人生的十八年在愛國學校教書,又花了十八年在中資銀行工作。六十歲是銀行規定員工退休的年齡。此時李郭又遇上難題。在銀行原來的退休金制度下,退休員工可獲得年資某倍的退休金額。李郭退休時,銀行取消原有的退休制,改用公積金系統,令李郭應得的退休金額下降一大截至七十多萬。李郭只好要求將擔任教師的年資也計入服務年期;畢竟教師也好、銀行職員也好,都是上級的要求。

然而,李郭並未得到人事部的正面回應。李郭只好寫信予銀行董事長莊世平,以為莊世平曾任中華及漢華校董,應該理解他的境況,怎料對方只將個案發回人事部處理。於是李郭又向隸屬工聯會的立法局議員陳婉嫻申冤,得到的只是工聯會某分部的負面回覆。李郭知道,轉而求助另一政治立場的工人政黨職工盟可能能為他成功達到目標,但實在不欲對愛國陣營倒轉槍頭,因而作罷。

最後,李郭找到更改身份證年齡的證據,透過合法途徑將年齡改細一年,並各銀行申請延後一年退休。這額外一年年資為李郭爭取到廿多萬元的退休金,共計九十八萬元,但與他三十六載的付出仍然不成正比。「改革開改之後,他(左派)全部由經濟上看,用錢來衡量。很簡單……我帳目中多付幾十萬,不就是我的盈利少幾十萬?當然不行。他先守住自己,才不管你死活。」為左派奉獻大半生的李郭最終被冷漠排擠,是個始料不及的結局。多年以後,李郭逐漸釋懷。分享完自己的人生故事之後,也不忘安慰一句:「我們說,看化一點,客觀點去看。這不是某個人的決定,事情就是如此」。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